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历史:第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清帝趣闻  

2014-11-10 05:51:07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 顺治元年(1644年),清王朝入主中原不久,顺治帝就以“敦请”的形式召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进京,并“遣使偕喇嘛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往迎达赖喇嘛”。但是,直到顺治九年(1652年),第五世达赖喇嘛才进京朝觐。为什么中间拖延了8年之久?这是因为当时的清政府刚刚入主中原,政权还不十分巩固。多尔衮和皇太极间存有派系斗争,以李自成、张献忠为首的农民起义军势力不容小觑,还有郑成功等反清势力虎视眈眈,加上当时第五世达赖喇嘛还受黄教的支持者厄鲁特蒙古四部的牵制,所以他要静观事态发展,

  早在1639年、1640年,清太宗皇太极就曾直接致书西藏。在分别给图白忒汗及喇嘛书的书函中称:“故特遣使延致高僧,宣扬佛教。”他还为“延请圣僧”向进藏使臣颁发特谕:“宣即前往圣僧喇嘛处,以达延请之意。”皇太极还专派额尔德尼达尔汗喇嘛进藏迎请达赖喇嘛,并敦嘱蒙古图汗们“亦宜遣人同往”。

  在得到固始汗、班禅和第巴等上层政教领袖们的支持后,第五世达赖喇嘛遣使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及戴青绰尔济等至盛京(即沈阳),此即相当于达赖喇嘛的“遣使通书”。

  1644年2月(顺治元年正月),顺治帝遣使臣随同西藏使者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进藏,前往迎接第五世达赖喇嘛,并致书固始汗告知此事。同年3月,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紫禁城,明朝覆亡。5月,多尔衮率清军攻入北京城。10月,顺治帝福临从盛京来到紫禁城即位。第五世达赖喇嘛赴盛京之行也就此改为赴北京觐见大清皇帝。

  坚持不懈,清政府力邀第五世达赖喇嘛进京

  顺治帝登基之后,一面忙于调遣清军镇压抗清势力,一面积极敦促第五世达赖喇嘛早日赴京,因为这对当时安定西北、西南各民族地区至关重要。1648年,顺治帝遣喇嘛席喇布格隆进藏“敦请”第五世达赖喇嘛,并请班禅“俾劝达赖喇嘛来京”。1649年,“达赖喇嘛遣使奉表,言于壬辰年夏月朝见”,文中的“壬辰年”即指顺治九年(1652年)。之后,1651年,顺治帝又两次遣官进藏“往召达赖喇嘛”。1652年2月,“汤古忒部落达赖喇嘛表奏来朝起行日期”。

  据藏文史料记载,第五世达赖喇嘛于藏历火龙年三月十五日从哲蚌寺出发,随行人员达3000人。经当雄的扎西塘向青海进发,7月抵达青海恰卜恰(今青海共和县)塔尔寺,第五世达赖喇嘛进驻吉祥新宫(即扎西康萨),继而经窝克昔巴至朵巴容台后,抵达根协之地。几乎同时,顺治帝亦“遣理藩院侍郎沙济达喇同户、礼、兵、工四部理事官前往迎汤古忒部落达赖喇嘛”。这时,第五世达赖喇嘛由骑马改乘顺治帝所赐的金顶黄轿,并向顺治帝奏言:“觐见之地,或在归化城,或在代噶,伏惟上裁。”(归化即今呼和浩特,代噶即今凉城附近)据文献记载,当时,顺治帝本来想在长城以北迎接第五世达赖喇嘛,但考虑到达赖之行随从达3000人,在“今年岁收甚歉”的实际情况之下“恐于我无益”等众多因素,决定“遣理藩院侍郎沙济达喇同户、礼、兵、工四部理事官往迎汤古忒部落达赖喇嘛”。最初,顺治帝与第五世达赖喇嘛商定在代噶相会,但终因国内的政治、经济等原因而未能前迎。对此,顺治帝特书第五世达赖喇嘛作了说明:“前者朕降谕欲亲往迎迓,近以盗贼间发,羽檄时闻,国家重务难以轻置,是以不能前往。”顺治帝在文中所说的“盗贼间发”即指当时的赵义军、李定国挥师广西、湖南、江西等地,已攻克16郡、32州县之事。在这种严峻势态之下,洪承畴等大臣建议:“城宜警惕,且今年南方苦旱,北方苦涝,岁饥寇警,处处入告,宗社重大,非圣躬远幸之时。”顺治帝采纳了此议,遂“朕行即停止”。最后经研究决定改为第五世达赖喇嘛进京之后在南苑亲迎。

  从崇德二年(1637年)拟迎第五世达赖喇嘛至顺治九年第五世达赖喇嘛成行,其间历经16年,清帝一直为实现这一会面而努力着,即使在当时政局还未稳定和经济不振的情况下,依然坚持此计划的实施,足见清政府对第五世达赖喇嘛进京的高度重视。

  第五世达赖喇嘛一行随员自内蒙古的代噶出发,直抵北京北郊的清河桥,然后被迎请至南苑。南苑一名始于清代,此地距永定门城南10公里,即今天的大红门以南。清朝时,在南苑“设每户一千六百人,各给地二十四亩,春搜冬狩,以时讲武,恭遇大阅,则肃陈兵旅于此”。在南苑举行大阅兵之典是从顺治朝开始的,之后,康熙、乾隆到南苑狩猎、阅兵甚盛,而且蒙古、新疆等地的民族上层人士亦届时赶来参加观礼,可见其场面之隆重。

  南苑相见,第五世达赖喇嘛得到清政府极高礼遇

  那么,第五世达赖喇嘛在南苑的什么地方与顺治帝会见的呢?对此,正史并未记载,但《乾隆四十五年御制德寿寺诗》说明了会见之地。诗云:“德寿禅林成世祖,尔时达赖喇嘛朝。何期一百经年久,又见班禅祝嘏遥。适我东归西去便,许其驻锡谒峦翘。翻经揭律寻常谨,可悟钟声披七条。”

  诗注说:“五辈达赖喇嘛以顺治九年十二月来京,时我世祖驻跸南苑,即于此相迎谒,赐宴。至今百二十余年,班禅额尔德尼祝厘来觐,又复于此谒见。后先辉映,实为国家盛事。”乾隆在诗注中认为,迎接或谒见第五世达赖喇嘛与第六世班禅额尔德尼虽有先后,但觐谒地点都是在德寿寺。但经考证,并非如此。

  根据现存的德寿寺石碑碑文记载,第六世班禅罗桑华丹益希于1780年(乾隆四十五年)来到北京时,确实在德寿寺内住过,但第五世达赖喇嘛却与德寿寺无关。因为德寿寺建于顺治十五年(1658年),顺治九年第五世达赖喇嘛进京时,德寿寺还没有建造,何能于此谒见呢?

  可是乾隆在诗注中又明确说“即于此相迎谒”,这就给我们一种提示,顺治帝与第五世达赖喇嘛的会见地点,即使不在德寿寺,也必然在其附近。据史书记载,在顺治九年时,在今德寿寺遗址附近有座叫旧宫的建筑,那里至今还叫旧宫村。此旧宫建于明朝,在顺治十五年重加修葺,也被称为旧行宫。此旧行宫虽修葺一新,但仍保持明代的原貌。此行宫不仅成为皇帝南苑狩猎、观灯、阅兵的休息场所,而且还是皇帝及皇子们在此读书、休养之地。可见,此地是德寿寺未建之前唯一的官署殿宇,由此可以推断,此旧行宫即顺治帝与第五世达赖喇嘛的会见之地。其址在今德寿寺遗址西北大约400米处,可惜的是,此建筑在上世纪初军阀混战之时被毁。

  因此,顺治帝与第五世达赖喇嘛会见应是在南苑,即如《情实录》所载:“达赖喇嘛至,谒上于南苑。”第五世达赖喇嘛于1653年1月14日(顺治九年十二月癸丑)在南苑谒见顺治帝之后,便被迎往北京城德胜门外的黄寺居住。当时这里有东西两座黄寺,俗称双黄寺。

  第五世达赖喇嘛先居住在东黄寺,不久又从东黄寺搬到了西黄寺。西黄寺是特为第五世达赖喇嘛所建的。据《御制重修黄寺碑文》载:“达赖喇嘛在国初异诸藩倾向归命,其功最钜,至顺治九年来朝京师,特颁册印,综理黄教,并肇建斯寺,俾为驻锡之所。”

  据《鸿雪因缘图记》载,昔时双黄寺庙墙严整,幡旗飘扬,树木浓郁。寺前尚有河流,设桥可渡,并有僧人驱使大象于河畔,一派“佛土”气氛。

  顺治十年(1653年),“以遣达赖喇嘛归,上御太和殿,赐宴”。第五世达赖喇嘛在清河受到饯别礼遇,顺治帝“又命叔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、礼部尚书觉罗朗球饯于清河”。由此可知,第五世达赖喇嘛“辞归”前往代噶的途中并未再到北京南苑,而是从北京北郊径往清河后便直赴代噶了。

  第五世达赖喇嘛3月抵达代噶,5月在代噶受清帝“封达赖喇嘛金册、金印”,6月自代噶启程返藏,自此完成了他对我国民族统一大业的最初贡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